保障残疾儿童受教育权利 南京特殊教育师范学院特聘教授丁勇:扎实推进15年特殊的普及

原标题:保障残疾儿童受教育权利 南京特殊教育师范学院特聘教授丁勇:扎实推进15年特殊教育的普及

保障残疾儿童受教育权利 南京特殊教育师范学院特聘教授丁勇:扎实推进15年特殊教育的普及

今年,“发展更加公平、更高质量的教育”被写入政府工作报告。其中,残疾人的特殊教育在新的发展阶段应如何迈进备受关注。

“十三五”时期,我国特殊教育事业取得了令人瞩目的成就,无论是教育规模、南特办学条件,还是办学层次、教育质量,都得到了跨越式的发展。那么在“十四五”期间,特殊教育如何根据新理念、新阶段的发展新要求,开好局,起好步,这是特殊教育战线在当下需要认真思考和回答的重大课题。

对此,南京特殊教育师范学院特聘教授、江苏省残疾人联合会副巡视员丁勇在接受《华夏时报》记者专访时表示,表示:“要更加公平地来发展特殊教育,基础在于提高残疾儿童的教育普及程度,扎实推进15年特殊教育的普及。没有这个基础,就无从公平,也没有质量可言。”

对于此次全国两会期间众多关于残疾人的提案,丁勇不主张用送教上门来替代义务教育。“不存在有无接受学习能力或教育能力分别的残疾人,这是残疾儿童的平等受教育权利,在平等权利这样一个问题上是不容商量的,所以要坚定不移去落实,做到特教学校对残疾儿童的应收尽收。”

目前我国已经全面进入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的新阶段,对于教育来说,加快推进教育现代化、建设教育强国是我们的目标。其中,特殊教育事业是我国社会主义教育事业的重要组成部分,是提高残疾人素质、促进他们成长成才的基本途径,是一个国家教育现代化发展水平和社会公平正义的重要指标。

党的十七大提出要关心特殊教育,十八大提出要支持特殊教育,十九大提出要办好特殊教育,党的十九届五中全会进一步提出要完善特殊教育保障机制。在各级党委和政府高度重视和大力支持下,南特中央和地方先后出台了包括一期、二期特殊教育提升计划在内的一系列政策文件和重大措施,有力地促进我国特殊教育在“十三五”期间取得极其显著的成绩。

但是,由于历史基础、文化观念和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经济、社会、教育发展的不均衡性和不充分性,特殊教育在整个教育事业中仍是一块短板,与其他教育发展存在较大差距。因此,要想让特殊教育更加公平、提高特殊教育的质量,我们仍有较长的路要走。

当下残疾儿童少年义务教育入学率已经达到了95%的水平,但送教上门的比例占据了21.5%,对此丁勇认为,我们面临的任务在“十四五”时期是极其艰巨的。办好特殊教育,基础在于提高残疾儿童的教育普及程度、扎实推进15年特殊教育的普及。“没有这个基础,就无从公平,也没有什么质量可言。”他说。

此外,丁勇指出,大力推进融合教育也是办好特殊教育的重点。只有让更多的残疾儿童到普通教育体系里接受教育,残疾儿童才能够真正地享受跟正常孩子一样的一体化的、更加公平和有质量的教育,这是世界特殊教育的发展趋势,也是中国教育现代化2035对于特殊教育明确提出来的重要任务。

办好特殊教育,离不开对特殊教育保障机制的完善,这也是党的十九届五中全会明确提出的我国特殊教育“十四五”发展重要任务和改革重点。近几年来,我国围绕保障机制的建设做了不少工作,但丁勇指出,现在仍然面临一系列问题。“最大的问题是两个,一个是政策还不够到位、不够落实。从各省的情况来看,并不均衡。第二个问题就是在特殊教育的经费保障、人员编制保障上,还需要进一步出台新的政策,包括特教津贴政策等方面。

“具体来说,在特殊教育学校教师和融合教育教师的配置上,要在保障机制上给与他们更多的空间,例如在财政保障上,进入“十四五”以后,要在6000元的基础上进一步提高,加至8000元或者1万元,并且建立起增长机制。根据十九届五中全会将特殊教育放在基本公共服务这一部分来说,我认为将来特殊教育所需经费应该由各级人民政府全额保障,这样才能按照基本公共服务的定性给予保障。”丁勇说。

此次两会期间,除了政府工作报告中对教育公平和教育高质量发展做出了要求,各地人大代表、政协委员也对如何办好特殊教育进行了建言献策。其中,“希望特教学校对残障儿童做到应收尽收”、“让特殊孩子更加积极主动融入社会”和“促进提升特殊需要儿童融合教育”等相关建议关注残疾儿童的特殊教育,引起热议。

对此,丁勇认为,特教学校对残障儿童应收尽收是必须坚定不移去落实的。无论是特殊教育学校,还是普通学校,都应该按照义务教育法的要求就近入学,应收尽收。因为这是一个法定权利的实施问题,是残疾儿童的平等受教育权利,这是宪法教育法、义务教育法明确规定的。而政府、学校、家庭、全社会都有义务来保障权利的实现。根据教育部去年发布的统计数据,我国残疾儿童少年送教上门比例是21.5%,这说明我国至少仍有几十万残疾儿童少年是靠送教上门接受教育的。丁勇指出,送教上门是没有质量保障的,不主张用送教上门来替代义务教育。

而对于许多代表委员提出的“让特殊孩子更加积极主动融入社会”的建议,丁勇对记者表示:“不是让学生去主动地融入社会,而是我们要通过大力推进融合教育,来促进学生今后能够更好更充分地融入社会。重度残疾的发生率是是很低的,按照国际上的数据只有1%,因此,对于哪些残疾学生应该接受送教上门,首先我们要建立起一个残疾儿童少年入学的筛查评估诊断制度,这是当务之急。

我国残疾儿童的教育问题得到了来自社会各界人士的关注,如今,我国已基本形成了从残疾儿童学前教育、义务教育、高中教育到高等教育的特殊教育体系;初步形成了“以特殊教育学校为骨干、以随班就读和附设特教班为主体、以送教上门和家庭、社区教育为补充”的中国特殊教育发展新格局。

丁勇指出,我们应该继续在全社会进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社会主义人道主义教育,消除对残疾人的歧视,这是我们社会中仍然存在的一种隐性认知,我们应该让整个社会的每一个公民能够真正从内心里尊重残疾人、平等对待残疾人、关心呵护残疾人,和他们一起来共同创建一个美好幸福的生活,这样才可能使得我们社会更加文明、更加公平正义、更加美好。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puxshoes.com/,南特

留下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