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极熊告别冬眠 俄罗斯复兴须推翻四座大山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puxshoes.com/,梅斯

俄罗斯国家杜马主席鲍里斯格雷兹洛夫2日透露,俄罗斯政府近期将通过新法草案,从2007年9月1日起将俄罗斯公民的最低工资标准提高到2000卢布。

目前俄罗斯最低工资标准为1100卢布。最低工资标准的提高反映了俄罗斯综合国力的增强。经过了苏联解体后的10年彷徨期,俄罗斯似乎正在复苏。尽管如此,俄罗斯依然面临许多历史和现实的困难,普京实现自己强国富民的梦想,未来的路还很长。

近年来,俄罗斯经济增长令世界瞩目。自2000年普京上任以来,俄罗斯经济已经连续6年增长,梅斯年均增长率都在6%左右,梅斯超过欧盟和美国。今年前8个月,俄罗斯国内生产总值的增长速度为6.7%。截至今年10月1日,俄罗斯黄金外汇储备为2660亿美元,预计2007年底将达到3696亿美元。今年8月,俄罗斯还提前还清了欠巴黎俱乐部的约220亿美元债务余额。从2000年到2006年的6年间,在国际机构的评级系统中,俄罗斯几乎是飞跃过了8个等级,即从最低信用级别金融危机级提升到投资级。‘2006年俄罗斯的国内生产总值将首次超过1991年的水平。’这是俄罗斯经济发展与贸易部部长格尔曼格列夫在今年6月宣布的,‘我们现在开始建设前所未有的新经济。’

普京政府之所以能在短短六年的时间里扭转俄罗斯的颓势,恢复国家秩序和综合国力,主要应归功于普京采取的务实政策。普京以能源优势为基础,以保障人民生活为目标,将国家利益放在第一位的发展道路,既适应国际潮流又符合俄罗斯国情。华东师范大学俄罗斯研究中心研究员朱泾涛博士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说,能源是俄罗斯的经济命脉,石油价格上涨是俄经济振兴和居民生活水平提高的主要动力。近年来,俄罗斯的财政预算资金一半左右来自石油和天然气。2002年至2005年间,俄罗斯从石油出口中大约获得了1580亿美元的额外收入。普京在大打能源牌的同时很早就意识到了保证能源安全的重要性。朱泾涛博士说,2003年俄罗斯设立了稳定基金,将石油出口所获的额外收入,即将俄产‘乌拉尔’牌石油的价格超过每桶27美元时所形成的超额税收收入存入其中,以备在国际油价下跌以及政府收入缩减时使用。据俄罗斯财政部10月2日公布的消息,截至10月1日,俄罗斯稳定基金总额已达到18940.9亿卢布(约合723.2亿美元)。普京政府还努力实现能源出口多元化,近年来,俄罗斯加紧了与中印等国的能源合作。俄罗斯《2005年-2008年发展纲要》规定,将在东部地区(东西伯利亚,萨哈(雅库特)共和国)建设大型石油销售中心,向亚太地区国家销售能源,预计到2012年石油销售将达到每年5000万吨。

普京任期内,资源国有化倾向日益明显。比如,继收购尤科斯属下的尤甘斯克油气公司之后,普京政府又收购了西伯利亚石油公司,国家控制的石油开采能力从占总开采量的7.5%猛增到30%;增持俄罗斯天然气工业公司股份,使国家获得绝对控股权。对于普京的能源国有化倾向,国际社会褒贬不一。一些媒体甚至认为这是俄罗斯自由经济方针的倒退。但是朱博士认为,叶利钦时期,金融寡头的政治参与度很大,政府的决策经常受到利益集团的左右。普京将石油、天然气等国家战略能源收归国有,由国家统一管理控制,便于构建世界级的能源航母,在俄罗斯资源发展型经济模式短期内无法改变的情况下,这样做利大于弊。俄罗斯全球化问题研究所所长杰里亚金也说,我不反对国家干预经济。国家永远是要参与到经济事务中去,对于市场经济也不例外这是国家的职能,对社会的责任。他说,‘如果一个国家是为全社会服务的,那么国家参与经济就是好事。但如果只是服务于一个小群体,就是一个大坏事’。另外,普京政府在统一税法、扩大对外开放程度等方面也取得了很大的成绩。目前,俄罗斯各项贸易投资法规已基本达到WTO要求的标准。朱博士认为,从目前来看,俄罗斯经济呈现向上的发展趋势,如果没有特殊情况,俄罗斯经济的发展前景还是比较乐观的。

当然,尽管普京的务实政策令俄罗斯的经济与社会发展产生了转折性的变化,但这并不等于说,俄罗斯的未来发展之路就会一帆风顺。实际上,俄罗斯仍然有许多老大难问题亟待解决。公职人员的腐败、劳动力资源匮乏、贫富差距悬殊以及地区发展不平衡等都是对普京及其继任者执政与施政能力和智慧的挑战。

朱泾涛博士说,俄罗斯腐败现象蔓延特别是行政官员的腐败相当严重。据不完全测算,每年因腐败造成的经济损失高达3000多亿美元,而且呈现增长势头。按照透明国际数据,2005年俄罗斯腐败指数为2.4,排第128位,为极端腐败国家。如果不采取严厉措施扼制和打击腐败,俄罗斯经济社会发展进程将严重受阻,甚至有可能半途而废。普京多次强调,腐败已经成为阻碍经济秩序健康化和正常发展的毒瘤,铲除这一毒瘤是俄罗斯目前及未来最为严峻的任务。

和欧美很多国家一样,俄罗斯如今也开始面临人口减少危机。据《每日电讯报》报道,俄罗斯现在平均每天净减少约2000人。仅今年上半年,人口就减少了34.87万。联合国相关机构预测,到2025年,俄罗斯人口将下降到1.38亿,到2050年将不足1亿,到2080年,俄罗斯的人口预计将只剩下5200万。俄人口专家甚至警告说,如果照目前的递减速度发展下去,到24世纪,俄罗斯民族甚至有可能从地球上消失。

人口危机将对俄罗斯社会经济产生诸多负面影响,其中最直接的后果就是劳动力资源严重不足。俄罗斯科学院国民经济预测研究所人口与人类生态学研究中心主任阿纳托利维什涅夫斯基认为,俄罗斯人口下降的问题只能靠外国移民来解决。不过,独联体移民问题研究中心主任扎伊奥奇斯卡娅则表示,即使俄每年吸引50万外来移民,到2015年劳动适龄人口仍将每年减少100万,2015年至2020年这个数字将达到150万。为实现今后20年的经济发展,俄罗斯每年至少需增加移民80万。朱泾涛博士表示,俄罗斯不具备移民传统,对于高加索和中亚地区的移民始终持排斥态度,这种根深蒂固的思想在短期内是难以扭转的。由此可见,未来俄罗斯最匮乏的资源是劳动力。

俄罗斯的贫富差距悬殊,社会呈现‘两头大、中间小’的畸形发展态势。朱泾涛博士说,俄罗斯的中间阶层比例很小,富人阶层和穷人阶层人数众多。在《福布斯》杂志排出的2006年俄罗斯前100位富豪名单中,俄罗斯资产超过10亿美元的大富豪有44人。这些富豪的资产总额高达2480亿美元,超过俄国内生产总值的1/4。在富豪阵营极度膨胀的同时,俄罗斯仍有60%的成年人属于贫困阶层,平均月工资不足110美元;有20%的人口生活在赤贫线美元)。如果与富豪的收入相比,赤贫穷人的收入只是其1/53。如何提高中低收入者的生活水平,使每一个俄罗斯人都可以尝到经济改革的甜头也是普京面临的一大难题。

俄罗斯地区发展极度不平衡,中央和地区之间、欧洲部分和亚洲部分之间、东西部之间经济社会发展水平都呈现明显差异,俄罗斯老百姓甚至说‘莫斯科不是俄罗斯’。作为国际型的大都市,莫斯科吸引着全国绝大部分的投资和优秀人才,跨国公司和大银行总部也大都设在莫斯科。目前,莫斯科的房价已经超过了纽约,虽然可能存在一定的泡沫。朱博士表示,中央和地方差距的拉大可能激化社会矛盾,如果造成离心力后果将不堪设想。普京政府已经采取了一些措施来缓解地区差距,包括确立总统全权代表制度、制定自由经济区法等,而其中最著名的举措当属泰纳线的修建。泰纳线管道修建工程将给沿线地区创造很多就业机会,加速基础设施建设,刺激消费,有利于带动远东地区的发展,从而缩小地区差距。朱博士说,最终确定的泰纳线走向从预算开支的角度来说是不合算的,之所以确定这样一种走向可以说是各方利益妥协的结果,也体现了普京以国家利益为先的治国方略。普京是幸运的,自他就任总统以来,国际油价就持续走高;普京也是务实的,他的经济改革虽然没有叶利钦时期口号喊得那么响亮,但是在平平淡淡中却实现了俄罗斯的振兴。普京是一位集自由主义与国家集权思想于一身的矛盾人物,这与俄罗斯帝国奠基人彼得大帝多少有些相像。而巧的是,彼得大帝可以说是普京的精神偶像,普京的总统办公室里就挂着一幅彼得大帝的肖像。普京的梦想,就是重振俄罗斯大国的雄风,拥有像彼得大帝时期那样一个强大富庶的国家。时世造英雄,几个世纪以前的大乱成就了彼得大帝的霸业。几个世纪之后的今天,普京能否克服俄罗斯经济发展中的历史和现实障碍,把俄罗斯带上现代化的强国之路,从而成就自己的伟业呢?

留下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