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13年狄德罗出生于法国第戎附近的一座小镇子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puxshoes.com/,第戎

一个野心勃勃、重权在握的女人与当时声誉最为卓著的作家成为一对互惠互利的好朋友,两个人都很清楚周围有一大群有权有势的观众在关注他们的表演。叶卡捷琳娜意识到自己写给伏尔泰的信会被转交到他的朋友手中,因此她可以通过这些信向欧洲知识阶层吹风;对伏尔泰而言,还有什么能比又一个在位的君主成为自己忠实的门徒更令他感到欢欣呢?他将叶卡捷琳娜称为“北方的塞米勒米斯[插图]”、“圣叶卡捷琳娜”和“圣彼得堡的圣母”,叶卡捷琳娜则不断地赠送给伏尔泰紫貂皮大衣、珠宝鼻烟盒,还给丹尼斯夫人送去了不少钻石首饰。

然而,两个人自始至终都只是遥遥相望,尽管信件来往密切,但俩人终未谋面。临终前,伏尔泰曾在不经意间提起过要亲自前往圣彼得堡向“圣叶卡捷琳娜”表达自己的敬意,然而这却是叶卡捷琳娜最不希望看到的局面。或许是紧张于自己的国家或自己将要暴露在伏尔泰那双敏锐善断的眼睛下,她急切地致信给格林:“看在老天的分上,努力说服这位耄耋老人就待在自己家里吧。

他来这儿能做什么呢?告诉他城堡还是远观为宜。”叶卡捷琳娜与伏尔泰于1763年开始书信往来,在此之前她首先接触到了启蒙运动的另一位领军人物德尼·狄德罗。1713年,狄德罗出生于法国第戎附近的一座小镇子,与愤世嫉俗、处世圆滑的伏尔泰相比,狄德罗是出了名的古道热肠,浑身弥漫着一股乡野之气,自始至终保持着孩童的纯真与少年的热忱,叶卡捷琳娜曾说他“在很多方面……都尽善尽美,在另外一些事情上却连十分之一都做不到”。幼时的狄德罗想成为神父,他先是在一所耶稣会士学校里学习了七年(他的哥哥后来的确成了神父),接着又在巴黎大学继续深造了一段时间,此后便将大量的法文著作翻译成了英文。

渐渐地他对所有领域的知识都产生了浓厚的兴趣:数学、生物学、化学、物理学、解剖学、拉丁文、希腊文、历史、文学、艺术、政治学和哲学,但是年纪轻轻的他否定了《圣经》中记载的上帝,在他看来上帝是一个残忍的怪物,天主教则是无知的源头,他认为大自然是唯一永恒不灭的现实,其本身并不存在善与恶之分。

狄德罗被逮捕入狱,获释后他开始负责编纂“启蒙者的《圣经》”,即全新的《百科全书》。在达朗贝尔的协助下,狄德罗于1751年出版了第一卷,随后他们又陆续出版了另外十卷。《百科全书》的哲学基础散发着人性的光辉,它将人放在自然背景下进行考察,赋予人以理性,允许人做出自己的选择,书中还强调了科学知识的重要性,人类力量的尊贵性。由于公然指摘“天主教的谎言”,狄德罗的出版许可证被吊销了,但是这起负面事件却激发了广大民众的热情,每出版一卷人们便争相购买和阅读。一开始伏尔泰就对这项工程推崇备至,并给以了鼓励,在给达朗贝尔的信中他写道:“您与狄德罗先生目前正在完成的著作将会成为法兰西的光荣,对迫害你们的人来说则是他们的耻辱。

在我眼中,只有您与他才称得上是雄辩的哲学家。”六年后,编纂工作再次陷入困境,伏尔泰敦促两位主编说:“加油,勇敢的狄德罗,无畏的达朗贝尔,向流氓们发起攻击吧,摧毁他们空洞的论调、可悲的诡辩、针对历史撒下的弥天大谎以及不计其数的自相矛盾、荒诞不经的鬼话。”密切关注这些发展的观众中间就有俄国的新女皇。第戎

继位后不久,深知狄德罗与达朗贝尔影响力的叶卡捷琳娜就采取措施,努力争取着他们的支持。1762年8月,在叶卡捷琳娜登基仅两个月的时候《百科全书》的出版碰到了麻烦,对她来说这无异于天赐良机。她提出后续各卷都可以在位于帝国最西端的里加印刷出版,可是就在她提出这个方案的前不久彼得三世刚刚在罗普莎逝世,《百科全书》的两位主编不放心将自己的心血托付给地位尚未稳固的君主。在得知叶卡捷琳娜的表态后法国政府终于做出了让步,《百科全书》获准继续在法国境内出版。1765年,叶卡捷琳娜慷慨地向狄德罗伸出了援手,当时在欧洲狄德罗已经成了街谈巷议的焦点。第戎

狄德罗与妻子生育三个孩子,但是全部过世了。在四十三岁那年狄德罗夫人又生下了第四个孩子,狄德罗将这个名叫玛丽·安吉莉卡的女儿视若掌上明珠,呵护备至。他知道必须为女儿置备一份嫁妆,可是自己却身无分文,家里的每一分钱都用在了《百科全书》的出版上。于是他决定变卖掉自己仅有的珍宝——所有的藏书。

通过狄德罗的朋友,俄国驻法国及荷兰大使迪米特里·戈利岑亲王,叶卡捷琳娜得知狄德罗要将所有的藏书折价一万五千英镑出售,她主动多加了一千英镑,同时还提出了一项附加条件,即狄德罗在世时这些书仍归其所有,因为“将学者与他的藏书分开太残忍了”。就这样,在人与书均不离开巴黎的情况下狄德罗成为叶卡捷琳娜的图书馆馆长。对于这项职务,叶卡捷琳娜为狄德罗支付了每年一千英镑的薪俸。

到了第二年,女皇忘记了及时付款,出于尴尬她给狄德罗送去五万英镑,声称自己一次性支付随后五十年的报酬。叶卡捷琳娜收购狄德罗的藏书一事令充满文化气息的欧洲想入非非。对女皇的义举深感震惊的狄德罗致信自己的恩人:“伟大的公主,我匍匐在您的脚下。我向您伸出双手,我想告诉您实情,可是我的灵魂在颤抖,我的心阴云密布……哦,叶卡捷琳娜,我相信您对巴黎的统治未必逊于您对彼得堡的统治。”

留下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